天天爱海南麻将|海南麻将胡法 图解
所在位置:首頁 > 清風觀瀾 > 清風人物 >正文

植根于熱土的眷戀
追記用生命詮釋初心的紀檢干部李夏(四)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 日期:2019-08-18 09:27:07    

圖為今年1月,李夏(中)在參加績溪縣委巡察工作中,與巡察組人員一同查看臺賬資料。胡躍敏 攝

臺風“利奇馬”過后,高溫卷土重來。

8月11日是個星期天,午后,安徽績溪高楊村貧困戶汪少美夫婦出門散步。迎面走來的村干部神情明顯與往常不同。

“昨天,李夏書記‘沒了’”氣氛一下凝固。

“你瞎說!”噩耗突如其來,汪少美心一沉,下意識反駁。腿腳不好的她身子后退兩步,被身旁的丈夫攙住。

“李夏這么好的人,老天怎么就……”回到自家敞亮的客廳,汪少美仍喃喃自語,眼光不時望向對面墻上的“精準扶貧措施告知單”,責任人一欄李夏的簽名清秀有力。

荊州鄉紀委書記李夏的年輕生命,和他未完待續的事業一起,永遠留在了這個夏天。

未完待續的工作日記

在李夏的辦公桌上,他的《工作日記》永遠攤開在8月10日這一天。上午略顯忙碌,他寫道,“召開‘三個以案’警示教育研討會,通報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問題,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力戒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相關論述……”

這本日記再也沒有了續篇。

荊州鄉紀檢監察專員胡圣子第一次跟新領導見面,是在去年12月初績溪縣紀委舉辦的案件互審培訓班上,那時李夏還沒調任荊州鄉紀委書記。“你好,我是李夏。”戴著一副黑框眼鏡,熱情招呼之后,便又埋首于案卷中。“話不多,很干練”是胡圣子對李夏的最初印象。

去年10月才轉任紀檢監察專員,胡圣子的紀檢監察工作經驗幾乎都來自李夏的言傳身教——“紀檢工作來不得半點馬虎”,是李夏最常說的一句話。

胡圣子還記得自己寫的第一份案件通報。“按照規定正文結尾才是‘主送、抄送’,我當時想當然把‘主送’寫在了開頭。”胡圣子以為只要內容沒問題,個別技術性錯誤無關緊要,“李書記嚴肅批評了我,他說干紀委的工作連一個頁碼都不能有錯。”

一邊是李夏坐在電腦前敲字,一邊是胡圣子站在旁邊觀摩,文檔打印好后兩人再逐字校對……多少個加班夜,兩人都是如此度過。一次次“小題大做”,使胡圣子懂得了什么叫嚴謹和規矩。

基層鄉鎮是典型的熟人社會,村民之間難免沾親帶故,這為開展監督帶來了天然的難度。打開鄉親們的心結,李夏的訣竅是真誠和耐心。

一次,鄉里一名黨員因賭博受到黨紀處分,鄉紀委要去其家中送達處分決定。胡圣子記得,早上9點李夏第一次撥通了這名村民的電話,“他說自己在縣城,正在往家趕。”可這一等就到了晚上8點,李夏也不生氣,帶著胡圣子直奔村民家,卻迎面撞上了當事人。“李書記其實心里明白,但是他一進門就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‘你是不是故意躲著我們呢’,一下子化解了尷尬。”這名村民最終理解了紀委的良苦用心,接受了處分決定。

除了李書記,同事們私底下更愿意稱李夏“夏哥”。“他的笑容特別有感染力,總會讓人想起一首歌——《愛笑的眼睛》。”在胡圣子記憶中,李夏下村時“步子總是邁得很快”,仿佛一刻時間也不想浪費。

在《工作日記》的扉頁上,有李夏寫給自己的座右銘,“極耐得苦,故能艱難馳驅。”10個字,他說到做到了。

難以了卻的牽掛

因為今年3月的一場意外事故,長安鎮高楊村村民葛洪亮的頭上仍能看到一條觸目驚心的傷疤。

那是個漆黑的雨夜,葛洪亮走在濕滑的田埂上,一個趔趄倒在路邊的水溝中,當場失去意識。在醫院急救的日子里,昏迷一星期的葛洪亮并不知道,曾與他們朝夕相處的前任村黨建指導員李夏第一時間從150公里外的荊州鄉趕來,和親友一起陪她熬過了危險期。

盡管已赴任荊州鄉紀委書記,長安鎮的2000多個日日夜夜,使這里的人和事成為李夏放不下的牽掛。

他至今還留在高楊村村干部微信群里。“前段時間,我們在干部群里為葛洪亮發起了一個捐款。”高楊村扶貧工作隊隊長胡德新回憶說,“李夏看到后便給我微信轉了100塊錢,還特意交代讓我一定要替他盡份綿薄之力。”

從2017年6月起,李夏成為高楊村的村黨建指導員。自此,一個美麗鄉村夢就深深扎根于他的工作藍本中。

第一件事是向村干部隊伍注入新鮮血液。李夏到來時正值高楊村“兩委”換屆,為了物色好人選,他“動了一番腦筋”。原來的村“兩委”年齡結構偏大,甚至沒有一個人懂電腦,李夏琢磨著讓更多青年加入村“兩委”班子。

可實施起來卻沒那么容易。村里的年輕人大多外出務工,剩下的也把村干部看成是一件“苦差事”。為了打消村民的顧慮,那段時間李夏很少回家,他挨家挨戶上門走訪,成功發展了一名39歲的新支委。“新委員懂軟件、文筆好、辦法多,把村里黨務開展得有聲有色。今年俺們村被評為唯一的鎮級優秀黨支部!”胡德新說。

從高楊村通往胡村塔的田埂路,晴時塵土飛揚,雨時泥濘不堪,一不小心人就會跌到旁邊的菊花地里。不到1000米的道路,成為困擾兩村群眾的難題。去年9月,李夏開始謀劃為村民修一條寬敞的機耕路。

幾個月的奔波,李夏帶領村干部們跑下了項目、要來了資金,工程按照當初的設想破土動工。等到金秋十月菊花采摘時,曾經的土疙瘩將變成通途,然而,李夏卻再也等不到那一天。

來不及辦的電話卡

走進李夏的家中,并不寬敞的客廳里,一臺嶄新的鋼琴讓人眼前一亮。去年5月,女兒開始學習彈鋼琴。“李夏本來想給自己買一臺新電腦,后來跟我商量電腦不買了,給女兒買鋼琴。”李夏的妻子說。

這個年輕的父親對自己近乎苛刻,對6歲的女兒卻十分慷慨。

在長安鎮工作時,補發了工資補貼,同事們商量著一塊去縣城“打牙祭”。李夏每次都不好意思地回絕,他說“我得攢錢給女兒買鋼琴,錢得計劃著花。”

由于在偏遠鄉鎮工作,李夏只有周六日才有時間回到黃山屯溪區與家人團聚。他坐在客廳的臺式電腦前趕材料,女兒彈奏的鋼琴曲就是最好的伴奏。妻子在一旁整理房間,母親忙著準備飯菜,他分外珍惜這簡單的幸福。

8月6日,是女兒鋼琴考級的日子。幾天前,女兒就纏著李夏想要一個電話手表做禮物,“這樣想爸爸的時候就可以隨時隨地打電話了!”“只要你考過了,就給你買。”李夏向女兒打包票。考級的當天,平日靦腆少言的李夏每隔兩分鐘就向妻子詢問女兒的考試情況,沒等考試結果出來他已經偷偷選好手表款式下了單。

8月9日下午,妻子在單位收到了李夏寄來的驚喜。“你給女兒買的電話手表已經收到了,就在我口袋里,等這個星期你回家就去辦電話卡。”兩人在電話里商量好,周末就去滿足女兒的心愿。可母女二人最終沒能等來李夏,這塊電話手表也成了父親送給女兒的最后一件禮物。

在李夏和家人為數不多的合影中,一張照片抓拍下兩個背影。那是在動物園的水族館里,一個嬌小的身子依偎在一個高大的身軀旁,順著李夏手指的方向,女兒全神貫注地望著眼前一片湛藍。

主辦單位: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

合作單位:南方新聞網

粵ICP備10233762號

[email protected]

投稿郵箱

天天爱海南麻将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永利彩票苹果 15选5专家推荐号码 意大利vs阿尔巴尼分析 七星彩规律 棋牌游戏免封号技巧 北京pk10高手七码技巧 北京时时彩5分钟开奖号 手机天天捕鱼赢话费 天津快乐十分模拟摇奖器